栏目导航

该不该学医?这是“围城”

浏览量
【摘要】:
据报道,有媒体发布了广东全省公民科学素质调查结果。50.3%的受访者表示最期望子女从事的职业是医生,位列“最期待”职业榜首。有意思的是,最新的《广东省医师队伍现状研究报告》显示,在广东省的医师群体中,不同意子女从医的占71.65%。

  据报道,有媒体发布了广东全省公民科学素质调查结果。50.3%的受访者表示最期望子女从事的职业是医生,位列“最期待”职业榜首。有意思的是,最新的《广东省医师队伍现状研究报告》显示,在广东省的医师群体中,不同意子女从医的占71.65%。

  一般而言,当一个职业被大众向往时,证明这个职业在含金量上是具有一定优势的。一段时间以来,发生了几起伤医事件,而有关医患矛盾的报道更是不断闯进视野。任何一个理性的人都不难看出,无论是伤医事件,还是医患冲突,都只是个例。在现实中我们看到,大量的医生还是受到人们尊敬的。

  再看核心的医生收入问题。虽然有关医生收入低的报道一直不绝于耳,但事实上,医生的收入没有想像中的低。据报道,深圳推进“去事业编制”改革,个别人能拿到200万年薪。如果说这只是个例,那么钟南山院士曾经透露,在广州市三甲医院,医生2013年账面收入是46012元,实际收入达到19万余元。无论是纵向比,还是横向比,这笔收入都不算太低。

  至于说超七成医生不愿子女从医,这也很正常。任何一个行业都有着两面性,即便再风光的行业也有着不为人知的一面。而作为从业者,因为一种“求同情”心理,或者一种期待更美好心理,常常对行业的好处选择性忽视,而放大行业的一些负面因子。

  可以讲,这种对自己行业和单位的解构,是一种普遍现象,也是当前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。这里,既有个体心态的问题,职业荣誉感问题,也有社会问题,特别是劳动者尊严问题。

  医生也是劳动者,也受大舆论氛围影响,不无例外地具有这种心理。这也是超七成医生不愿子女从医的本质。其反映的不仅是需要解决医患关系问题,还有在行业内部解决医生职业尊严的问题。